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1分快3娱乐 > 列表

【嘉颖公主传】第八十章 太平盛世

发布时间:2019-03-01 12:51:40      来源:
"嘉颖大长公主府今日迎来了两位特殊的客人。

“陛下。”魏玉颖行礼。

魏明晟一下子把魏玉颖扶起来,“姑母不用多礼。”

跟在魏明晟后面的承恩侯爷顺势想魏玉颖行礼道,“见过殿下。”

“承恩侯辛苦了。”魏玉点点头,又对着广月道,“带陛下前去宽衣。”又转过脸对着承恩侯道,“侯爷可有待衣裳?”另一边广月便引着魏明晟走开了。

“麻烦殿下借个地方。”承恩侯道。

“淡云,带侯爷去前院。”魏玉颖吩咐道,淡云应了声是,便引着承恩侯去了前院。

明霞上前道:“殿下,一度都已经准备好了。”

明霞带着人体魏玉颖梳妆,繁复的发髻直接被编成一条麻花辫,盘在脑后勺。拿一块花巾包了,衣服也是普通的上衣下裙,一点绣花都没有,浑身上下一件首饰都没有。这身打扮明着就像普通人家的小娘子。

带魏玉颖出来,承恩侯并着魏明晟早已等在那里。三人站在一块,活脱脱的秀才公带着女儿儿子。

承恩侯穿着黑色短葛,但那他胡子、站姿怎么看也不像乡下汉子,倒有些像老秀才;魏明晟对着短葛稀奇得很,左摸摸右看看,特意选的土黄色的给他,估计是广月帮他帮袖子裤脚卷了卷,倒有几分庄户人家的小子,如果他的肤色不和魏玉颖一样又白又嫩的话。

魏明晟先开口道:“姑母这一打扮,感觉更像是我姐姐了。” 一点都没有穿着宫装时的沉稳。

魏玉颖点点他:“今个儿我就做你姐姐好不好啊?”

“好啊好啊。”魏明晟答应的可快了。

魏玉颖就道:“今个儿可不是出去的玩的,是让你看看这‘太平盛世’得,你待会多看多听少说话,知道吗?”

魏明晟知趣的点头。

承恩侯看着魏玉颖神情莫名,一时间心头有些感慨,当年他和先皇带着这丫头被景帝带着去见识这太平盛世的情景有浮现在眼前。

当时,先皇魏玉灏刚刚封为太子不久,那时候景帝陛下身体不大硬朗,却还是带着先皇出宫,也是从这府邸出去的,正准备要走的时候,嘉颖公主出来抱怨,太子妃最近忙着带侄子,没空搭理自己,闹着也要去。景帝陛下和先皇不知怎么想的,竟也给带上了。

“侯爷,咱们走吧。”

魏玉颖一出声,承恩侯就回过神来,“殿下请。”

“侯爷不用客气,今个儿就麻烦您当个秀才公,带着我们出门了。”

从角门的黑漆平头小油车出发,赶车的是锦衣卫指挥使

“怎么称呼?”

“殿下唤小的大梁即可。”锦衣卫指挥使低头答道。

魏玉颖扫了他一眼,低首垂眸,相貌普通,身材普通,看不出任何惊奇的地方,“你是南斗的,上次送来的人不错。”魏玉颖真没想到锦衣卫指挥使会是天机营出来的。上次在宗人府衙安放的几个书吏笔吏都挺好用的。

大梁也不说话,把踏凳从后面搬出来,让三人上车。

魏明晟听了魏玉颖的话道:“姑姑也知道他?”

魏玉颖微微一笑,先皇兄的势力哪有她不知道的,现在却不方便说这些,“忘了怎么嘱托你的啦,弟弟~”

魏明晟一噎,乖乖闭上嘴不说话了,这一幕落在顾长学眼中倒真像亲姐弟似的。

一路慢慢悠悠出了京城,魏明晟不时地撩起车帘往外看,从行人稀少的皇城府邸到车水马龙的集市,虽没有什么出格的举动,眼神中还是透出些稀奇来。紧接着到了外城。人越来越多,可是建筑却越来越破败,低矮的屋檐,斑驳的墙皮,宫中就没有人住这样的屋子。

他的表情太明显了,魏玉颖就笑道:“你看看那些百姓的表情。”

魏明晟一眼望去,虽然来去匆匆,忙忙碌碌,却不见什么忧色,在门口晒太阳的老人也是一脸闲适。难道住这样的屋子他们很满足吗?

魏玉颖心里一笑,还是见得少了,就不该让他穿原来的里衣,从里到外都是粗布才对。

晃晃悠悠到了城门口,赶车的是锦衣卫指挥使,出示了个令牌,那守城的头目连忙放行,出了城门,道路开始颠簸起来,官道上行人不见几个,一眼望去,之远远地看见些树木,那里有什么人烟。

看了一会便无趣了,魏明晟便老老实实地坐在车上。倒是魏玉颖掀开帘子看了几次。

“前面左拐。”她吩咐道。大梁鞭声一扬,准备变向。

顾长学却道:“殿下,那不是去庄子的路。”今天原打算去的是魏玉颖的皇庄。一路上下已经打探过了,暗中也还有人护着。

魏玉颖还没答话。大梁便在车辙上应道:“老爷放心,弟兄们都警醒着呢。”意思是暗中的人会一直跟着。魏玉颖这才道:“我的庄子上还是太平了些,要看就看个彻底吧。”今日天机营都出动了,不然她也不敢如此。

说话间,马车正准备左拐下了管道,“坐稳了”锦衣卫指挥使喊道。

魏玉颖身子一下歪了,魏明晟差点掉下车座,魏玉颖便把他拉到身边,让他扶着自己,魏玉颖一手护着他,一手掀开车帘,让他看外面的景象。

道路曲折,路面坑洼,魏明晟拧起眉头,表情一言难尽。远处到时金黄色一片,还有些人影,应该是在收稻子。

魏玉颖便放下车帘,把他拥在怀里,让他少受些颠簸。魏明晟只觉得这一段路难熬得紧,不知过了多久,只听大梁在外面道:“老爷,前面有人家。”

“那就下去歇歇脚。”魏玉颖道, 大梁把踏凳从后面搬出来,让三人下车。

刚下了马车,魏明晟看着自己的短靴,旁边已经染了烂泥。而大梁所说的人家,一眼看去,先落在眼中的便是草屋顶,魏明晟深深怀疑那能不能挡住雨水,然后土墙上就左右各开了一个小窗户,中间敞着小木门,看样子分了三间的样子,屋外还有个小棚子,正冒着烟,应该是厨房,叫魏明晟说,还有他出恭的地方大,院子里有棵树,也看不出品种,院子倒是不小,但是那扎的 篱笆矮的很,他看了眼舅舅,默默比较了下,大人应该能跨过去。这是村头第一家,再朝远处望望,发现大都一样,只有一二家是瓦房。

魏玉颖握着魏明晟的手,轻声说道:“走吧,姐姐带你去看看这太平盛世。”又吩咐大梁道:“去上门问问有没有人,说我们要借口吃的喝的,会给钱。”

大梁便去那篱笆墙那喊人,小棚子走出来一个老妇人,头发花白,紧紧地崩在头皮上,穿的整齐,却是补丁贴着布丁,魏明晟在她脚上多留意了几眼,才确定那是草鞋。

大梁说明了来意,那老妇人看见了黑漆的大马车,再见那穿戴整齐的三人,看着也不想平头老百姓,也不是没银子的样子。只道:“怕是没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们。”

大梁陪着笑道:“大婶子,您放心,我们祖辈也是地理刨食的,出门在外,粗茶淡饭足以。”说着掏出一两银子来。

那老妇人连忙道:“一顿饭而已,哪里值当这些,就是饭肆里,顶上天一百多个铜板罢了。”也不接那钱,开了篱笆门道:“你们先进来吧。”

“老爷,都谈好了。”大梁过来道,

顾长学很适应角色,淡淡“嗯”了一声。率先走在前面,魏玉颖拉着魏明晟跟在后面。

刚到院子里,那老妇人已经回屋子搬了几个板凳出来,“屋子里又小又暗,几位都是体面人,就在这枣树下坐吧。”

魏明晟看着那几个凳子,倒还结实,就是啥图案都没有,木纹还在上面,已经备用的很光滑了。大梁接过来,先给顾长学坐了,再给魏玉颖和魏明晟。

魏玉颖顺势坐下了,便道:“婶子,您别紧张,我们这是从洛阳赶过来去往京城的,本家姓王,干粮吃完了,便想着找个地方吃口热乎的。”又指着顾长学道:“这是我们舅父。是个秀才,”又指着魏明晟说:“这是我弟弟。”

魏明晟学着顾长学对老妇人点点头,魏玉颖又道:“他们读书多,就这样,您别介意。”

那老妇人却浑不在意道:“读书的都这样,隔壁庄子的刘秀才也这样的。”又热心道,“这里离京城已经不远了,你们有马车,估计不到两个时辰就到了。”

不待魏玉颖再说话,便说了句,“这饭还在锅上,我先去做饭。”

一共就两个灶台,老妇人麻溜地给另一个引火做饭,魏玉颖打发大梁去帮忙,不时的跟老妇人搭话,问她家里几口人?地里忙不忙?收成怎么样之类的话?老妇人都不隐瞒,也没啥好隐瞒的,他三个儿子,分家了,跟着小儿子过,小儿子刚娶上媳妇,今年雨水多,收成还行,说起这个又说盼着这些日子都是晴天,好收粮食。

絮絮叨叨说了很多,顾长学听在耳中,这三言两语见莫不是关乎民生,不由地想起景帝说过的话,老百姓吃得饱穿的暖谁还想着造反呢?

就这么饭做好了,碗碟到还干净,就是不成套,还有磕角。碗里的应该是大米,只是颜色有些发黄,菜嘛?炒了几个鸡蛋,一盘子野菜,还有道白菜炖肉,肉都是大肥肉,只是只有几块罢了。汤就是蛋花汤漂着几根野菜。

魏玉颖邀那老妇人坐下一块吃,老妇人却推辞道:“几位慢慢吃,我还得给地里的儿子和儿媳妇送饭。”然后回屋子拿了一个篮子,也看不见是啥,又从锅里舀出一大瓮水,是刚刚炒菜锅的刷锅水。然后朝着几人不好意思的笑笑,径直出门了,也不担心家里,因为也没什么东西。

“吃吧。”魏玉颖说道,又对大梁说道,“你也坐下一起吧。”

食不下咽,在魏明晟的印象里,只有生病了、吃撑了、心情不好才会如此。又抬头看看顾长学和魏玉颖,见二人眉头也没舒展来,估计也觉得味道不好,却还是一口一口的慢慢吃下去了。魏明晟闭上眼,硬着头皮就着没滋没味的蛋花汤,把饭硬生生的吞了下去。

就在几人吃饭的时候,又有其他人提着篮子和水不时地从门前进过,或者老人,或是幼童,只有七八岁的样子。虽然好奇的忘了他们几眼,却还是匆匆而过。

不一会儿,那老妇人回来了,看着吃的还算干净的碗碟,心里放松下来。魏玉颖让大梁给钱。大梁这回给了半两银子。

老妇人还是不怎么敢收,魏玉颖就说:“大婶子,您受着吧,进一顿饭,估计把您过年的大米都给吃了,收着吧。”

老妇人倒是诧异看了魏玉颖一眼,大梁顺势把钱放到她手里,“都说了我们祖辈也是地里刨食的。”老妇人笑笑,赶紧把钱放在怀里,又拍了拍,转而又对着几人讪笑起来,有些不好意思。

回去的路上,魏明晟一言不发,这太平盛世对他的冲击有些强,魏玉颖也不打扰他,让他一个人在那里静静的想,。

直到平平安安的进了城门,魏玉颖和顾长学不约而同地松了一口气。待到嘉颖大长公主府,广月先带着魏明晟下去换衣服,魏玉颖却留这顾长学说话。

“侯爷,今后之事还请多多关照。”魏明晟肯定会多思多想,但要保证朝正确的方向前进。

承恩侯应下了:“分内之事,理所应当。”

魏玉颖点点头,跟聪明人说话就是比较省事,又让淡云带着他去更衣。

承恩侯带着魏明晟回了皇城,顾太后那边得了消息才放下提着一天的心。

顾长学对魏明晟道:“陛下若有所思,不如写篇策论,到时一起商讨。”说完便让路公公带着魏明晟毁了乾元殿,自己去寿安宫去见顾太后。

顾太后正等着他呢,“哥哥,今日可还顺利?”

“回娘娘的话,一切顺利。”顾长学顺势把今日所发生情形都告知顾太后。

“嘉颖也真是的,去皇庄不就行了,非要变了计划干什么!”顾太后也谈不上生气,就是担心,“这万一……幸好没出事。”"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使用帮助 - 联系我们 - 网站调查 主办:中华人民共和国自然资源部承办:信息中心版权所有   自然资源部门户网站 政府网站标识码:bm16000001京ICP备18044900号

京公网安备 11010202007799号


建议使用IE9.0以上浏览器或兼容浏览器,分辨率1280*720